鞋业观察|C2M之下的工厂,未来出路是什么?

日期:2021-02-05 14:13:30 来源: 浏览次数:

2020年下半年,犀牛智造横空出世一时间引起外界极大关注。犀牛智造是依托阿里的平台优势,将行业过去平均1000件起订、7天交货,缩短为100件起订、7天交货,为中小企业提供小单量、多批次、高效高品质的生产选择。

犀牛智造的突出亮点在于“重构”这两个字,首先,重构产销关系,利用数字驱动,从根本上改变过去以产定销、按需生产的“以销定产”。其次,重构制造生态体系,让工厂从需出发,形成协同创新的生态共赢模式。

实际上,C2M模式由来已久,早在数字化经济浪潮到来时就已初显端倪,只不过近年来电商纷纷入局,才让C2M模式进入普通消费者视野。

C2M是用户与制造商的直连的一个创新模式,为消费行业的产业链转型提供了新思路。但目前存在的难题是,端到端的数据闭环尚未构建,用户需求的采集、分析难以实时、准时、准确、智能地到达生产端,无法形成用户端和生产端之间的数据闭环。

从表面上看,若工厂品牌入驻知名电商平台,能够形成一定的品牌背书,帮助工厂进行销售。但在实际操作中,目前平台往往很难做到实时、精细的数据反馈。另一方面,要实现柔性供应链,前提是工厂的设备与机械化程度达到一定水平,能够通过分解生产流程快速反应制作小批量订单,但目前中国670万工厂中真正具备柔性供应能力的寥寥,更多还停留在通过人为预留产能阶段。

此外,在实际操作中,快反供应链需要平台一一筛选合作工厂,然后提供信息输入,开发合作定制款,这一流程的时间与金钱成本均远高于常规的招商会选品模式。而在收益层面,快反供应链模式下多数电商平台仅收取商家佣金,精选厂商与SKU的模式仅能打造特定品类的特定几款爆款商品,对平台整体GMV贡献不大。

另一方面,在中国正在掀起一股DTC浪潮。品牌直达消费者的模式也越发成熟。他们不再依赖平台,而是更注重公域流量种草和私域人群的运营。而国潮新消费掀起的热浪,和海外独立站的快速崛起,企业迅速打造网红产品的门槛也进一步降低。

“C2M深究之下,更多是技术与数据还未达到纯熟,催生的特定阶段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说道。

“对于国内大部分工厂来说,跟随平台跑反式供应链模式是通往武藏曲线的捷径。”一位制造业从业者表示,“研发、品牌、营销都有平台帮你去做。”

“品牌不再重要。”时任淘工厂负责人袁炜曾向亿邦动力表示,虽然工厂的品牌同样能被外露出来,但淘工厂的核心是希望给到工厂更强的日常销售确定性,而品牌化的定义则是要让工厂的品牌得到溢价。

这样的理念,也许抖音、快手、拼工厂、小米有品、网易严选们也奉为圭臬。

C2M即快反供应链的特点在于一定程度上砍掉了中间环节,形成较短的成交链路。快反供应链模式从概念的提出到商业化落地,分化出两种模式,一种是自营电商模式,另一种是电商和OEM(代工生产)厂商合作的模式。

前者是利用在了解客户需求过程中得到的独特知识和信息,和品牌商合作设计生产自有品牌的产品;后者是通过电商平台的协作,直接卖给消费者,以实现降低成本的目的,但产品没有品牌,或者叫白牌。

“拼工厂、淘工厂是基于需求生产‘白牌’,注重爆款逻辑,通过线上平台出售;而智能制造平台组织协调的反式供应链。”酷特智能的一位内部人士指出。

目前,中国有670万工厂,但真正具有较强设计能力的头部工厂并不多。“白牌”缺少背书,仍然面临着如何在与其他品牌的竞争中打开通路这一核心难题。

“品牌与平台的最终追求是不同的,品牌追求的是满足差异化需求,是抢占用户心智,平台追求的是极致效率,是生态演进。”这是淘宝创始人孙彤宇曾经给出的定义。

文丨来源于亿邦动力网(节选)等其他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
上一篇:智能制造十大新趋势
下一篇:没有下一篇